却有一番恢弘的气势

众人进了“青代之家”,这里面却和外面迥然相异,另有一番风味,朴素无华却不失大气,虽不是金碧辉煌,却有一番恢弘的气势,到也简洁干净。天水云和琴剑两位仙子自是入内去拜见剑圣,青萍跑去洗换更衣了,剩下天命,箭神和气色不佳的白少卿被仆人领往待客的厢房。这领路的是个叫丁香的丫环,长的十分清秀,文文弱弱的,虽然年纪不大,身材板却也是有模有样了,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盯着天命看了好半天,大概是没见过穿的这么破烂,还抱了一堆金子的人吧。确实,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她这辈子也只能见这么一遭了。天命见这小丫鬟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不由一乐,心中没由来的一种亲切感,“呵呵,小丫头,叫什么名字啊,今年多大了?”“禀公子,奴婢叫丁香,今年十六了。”丁香怯生生的说。“我叫天命,你也别叫我公子了,我们三个都是粗人,”一指自己,“以后叫我哥哥吧。”“奴婢不敢,公子们都是贵客。奴婢不敢乱叫,坏了府中规矩,是要被责罚的。”丁香低着头说。“没事,你看我穿的象个公子吗?再说我就住两天,后天你可能就再也见不着我了,这两天你就听我的,知道嘛,不然我告诉你们小姐去,你还不是得受罚。”天下居然有这种人,狐假虎威的逼着个小丫鬟叫哥哥的。那丁香口上只好答应了,心里对这个阳光的青年增加了不少好感。四人左转右转,转了半个时辰才转到客房,天命的头都快转晕了,心里暗骂这个青代城主,干吗把家里建的这么大,本来还想趁着没人注意溜走的,瞧着地形,怕自己出去走两圈就迷路了。三人进了房间,都赶快躺下了,连日的奔波已经让这三个人疲劳不堪了,丁香乖巧的为他们沏了一壶茶,送了一个糕点盒就轻轻的关上门退了出去。白少卿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眼泪无声的顺着眼角流下来,这个十岁的孩子承受的太多了,天命和箭神都沉默了,良久,箭神开口问道,“天命殿下,你真的要跟天水云比试吗?您的功力似乎还不及他。”天命哂笑一声,“你就别给我带高帽了,什么似乎,从他站在我面前起,我就知道我跟他不是一个级数的。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练的,年纪跟我差不多,功力却这么高,对了,还有那个剑仙子和水若寒,年纪轻轻的,功力也都是顶尖的高手,估计那个新皇帝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水若寒也许不及你,但剑仙子的功力却比你和霸刀都要来的强。”顿了一顿后道,“天水云就更强了,不愧是剑圣的徒弟啊,怎么我那师傅没把我教的这么强呢,难道说他还保留了,不对啊,以他那死要面子的性格,没理由让我出来受气的。”摇了摇头,天命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心中十分的丧气,出道以来,都是宰的一些喽罗兵,遇到高手总是要被打的抱头鼠窜的,唯一杀了一个有点分量的水次郎,居然是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干的,事后自己都不知道。顿时感觉前途一片渺茫。其实天命到是冤枉了邪神了,这紫府神功,修炼的就是气的精纯,注重的是质,同样量的气,紫府真气更具杀伤力和破坏力,因此修行的也会比较慢,天命已经是天才中的天才了,换了资质鲁钝的人,比如说邪神(这是天命这么认为的)修行十六年的时候,不过才第三重的境界。习武之人,功力每上一层,都是十分艰难的,到了后期想要有所突破,更是难如登天,但紫府神功却是逆天而行, 香港精准平特一肖先筑好基, 香港最准四肖中特选一肖只要勤加修炼, 一肖中特资料免费公开到了后面也不是很难的事, 每期一肖一码大公开但是前期的进步却是非常困难。明王心法,也是类似的道理,因此能很好的融合在一起,不仅帮助修炼气的精纯,还锻炼气机的敏锐。而天水云他们出身皇室,每天都有数不尽的灵丹妙药增加功力,虽然效果显著,却是外力使然,不象名天命这般纯粹靠自修来的扎实.转过身去,对着默默流泪的白少卿,天命自己的心也在滴血,白之严,那么坚强,高尚的老人,就这样死在了天水云手下,这笔帐是一定要算的。可是自己现在还不够强,能不能活过后天还是个未知数,若是自己侥幸胜了,当然这个机率是很小很小的拉,若是自己挂了,这个是非常有可能的,这白少卿谁来照顾啊,自己答应了白老先生,就应该要做到啊。天命长叹一声,背过脸去,又猛的转过来,脸上露出得意的奸笑,不是还有个邪神吗?就替他再收个关门弟子吧,呵呵。一时心中再无牵挂,上了床就昏昏的睡去。“公子,公子”丁香在天命的耳朵边轻轻的喊着,“公子,用晚膳了。”天命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只见一张可爱的小脸蛋在面前晃啊晃的,还以为是个小蛋糕呢,抱过来就亲了一口,把丁香羞的满脸通红,把天命一推,就跑了出去。这一推恰好让天命的头撞在了床头柜的一角上,发出悦耳的声音,两眼一翻,又昏过去了,到是箭神和白少卿被这声巨响给弄醒了,看到他的头耷拉在床边,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还以为被谁暗算了呢。仔细一看,却发现这家伙的涎水都快滴到地上了,公式专区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香气四溢,这大户人家的东西就是不一样啊。箭神和白少卿对视了一眼,迅速的坐到桌前,如风卷残云,把桌上的饭菜打扫一空,这些天是没好好的吃过了,碰到这么可口的饭菜,当然不能放过了,少顷,二人已是腹胀肚圆,坐在椅子上,心满意足的用牙签剔着牙,奸笑着看着床上的天命。天命悠悠的醒来了,感觉后脑勺隐隐作痛,一摸,鼓起好大一包,猛的转头,恶狠狠的盯着箭神和白少卿,还以为是被他们给暗算了,突然发现两人身边的空碟空盘,和空空的糕点盒,目光一下子变的绝望悲哀了。箭神潇洒的笑了笑说,“天命殿下,不要伤心,我早就给您留下了最精美的食物。”说完,魔术般的从身后拿出一个小碟子,里面放着佐酒用的花生米。得意的晃了晃,拈起一颗,抛向空中,正要张嘴去接,却见一道寒光闪过,一根牙签,恰到好处的把那粒花生米钉在了墙上,吃惊回头一看,天命的眼中闪耀着愤怒的光芒,“那是我的!”是夜,漆黑的夜幕为罪恶提供了最好的掩护,夜黑风高,非奸即盗,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小心翼翼的潜行着,看样子似乎对地形不是很熟,东张西望的,这人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来青城城主家来作贼,只见他不停的嗅着鼻子,难道是采花贼?不多久,那人脸上露出大喜过望的神色,哧溜一声钻进了一个房间,原来是厨房,这人不是天命又是何人,好几笼香喷喷的肉包子正摆在锅头热着呢,虽然没有了饭菜,对饥肠辘辘的他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美食了,三下五除二,给吃个尽光,满足的拍拍肚皮,又顺着原路悄无声息的返回了。鸡叫三遍,天命懒洋洋的爬起床,却见还没人来送早饭,换上昨天丁香送来的新衣,到也神清气爽,倍显精神,迈步走了出去,随手拉住一个下人,问道,“怎么今天丁香没来送早饭。”那仆役似乎也不知道,摇摇头走了,天命仍不甘心,又一路问了好几个仆人,终于在一个年纪跟丁香差不多的小丫鬟那里得知丁香正在被小小姐也就是青萍责罚,当下火冒三丈,逼着那小丫鬟带他去见她们的小小姐。走没多久,就看到一个院子,那小丫鬟慌慌张张的对着院子一指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天命也没难为他,大踏步的走过去。还没进去,就听到那个青萍尖酸刻薄的声音传了出来,“哎哟,你还死撑着说没吃啊,昨天就你去过厨房,你没把贝贝的包子吃了,难道还是我吃的啊,啊,你说啊!”紧接是藤条抽击肉体的声音传来。天命愤怒了,一边走进来,一边喊着,“住手,不就几个包子吗?是我把贝贝的包子吃了,大不了我赔他。”进了院门,天命就后悔了,这是个令他感到毕生羞辱的事,因此,在后来青萍成为他的众多妻子之一后,他的这件丑事也变成了众妻威胁他的法宝,百试不爽,而那个贝贝也成了他永远的噩梦。且说天命进了院门,一眼就看到青萍脚下趴伏着一条纯种德国狼犬,是青代远洋贸易时带回来的,那狼狗脖子上套着一个银圈,上面挂着一个小牌,赫然写着,“我是贝贝”天命突然感到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转移到自己的身上,包含了太多的情绪,有困惑的,有同情的,有鄙视的,也有看笑话的。亏的天命脸皮工夫修炼的跟内功一样扎实,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对青萍说道,“快放了她,这是我认的妹妹,是我吃了你的包子,我赔给你就好了,我有金子。”青萍开始笑个前仰后合,没想到这个死对头,居然把狗粮给吃了,接着听到他为丁香求情,当下把脸一虎,恶声恶气的说道,“你那金子还不是从我家拿的,我偏不放,她不看管好包子,是失职,我就要治她,说着又狠狠的扬起藤条往丁香的背上抽去。天命大怒,一把夺过藤条就往青萍身上抽去,可怜那青萍武功本来就烂,如何躲的过,一下就被抽中了,疼的跳了起来,一边叫着来人啊,一边往外跑去。院子里一干仆役也没见过敢打小小姐的人,一时呆住了,也没人上前制止,更多的是不想制止,到是丁香扑过去,抱住天命的大腿哀求道,“公子别打了,要怪就怪奴婢贪睡,没看好厨房,不要打小小姐了。”天命看着这可人的丫头,身上被抽的一道道血印,衣服都抽裂了,心中一阵内疚,充满无限怜惜,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丁香身上,再回头望去,那青萍已是跑的无影无踪,不知去哪搬救兵了。

  原标题:外媒:受疫情影响 美国主要国防项目将暂停3个月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 据国家统计局5月15日消息,2020年1-4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和销售情况今日发布。

,,香港九龙高手论坛精选资料

2020-06-05 12:38admin admin 点击

Powered by 香港精选十码中特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